首頁>話題專題

綜藝熒屏流行以巧博大

時間:2019年12月26日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
0

  2019年的熒屏綜藝依然熱鬧,《幸福三重奏》等慢綜藝繼續營造“詩和遠方”,《我家那閨女》等觀察類綜藝開始搶占市場。老牌綜藝熱度不再,《極限挑戰》《奔跑吧》大換血也難以挽回口碑頹勢。影視寒冬,意外催生了演技類節目的話題性,《我就是演員》《演員請就位》等扎堆井噴??v觀全年綜藝,立得住的綜藝不一定非得“破圈”,大投入越來越難以博得高回報,而以巧思構建節目基調贏得市場正成為熒屏上的流行色。

  王牌綜藝口碑滑落成“難兄難弟”

  2019年,各大衛視、網絡平臺綜藝依舊以真人秀為主。不同的是,在更為挑剔的觀眾面前,靠一檔爆款通吃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在收視占據前幾位的節目中,《奔跑吧第三季》《極限挑戰第五季》仍舊在各收視率榜單上殺進前十,但口碑方面,這兩檔王牌綜藝網上評分分別僅有5.3與4.1,這與節目開播時7.4和9.1的高分相去甚遠?!侗寂馨伞泛汀稑O限挑戰》也不約而同都在最新一季出現了成員大換血。

  兩檔節目大換血的背后,是國產綜藝面臨的種種困境,比如節目創新遭遇瓶頸,綜N代難以煥發新活力,還有主管部門對追星炒星不良傾向的遏制,嚴控明星片酬,以及對真人秀節目的各種限制。新鮮血液的注入并沒有帶動《奔跑吧》和《極限挑戰》收視和口碑走高,節目模式和內容上的重復,依然讓觀眾感到缺乏新鮮感。

  市場遇冷,大投入難以為繼,熒屏開始返璞歸真。央視《主持人大賽》時隔7年回歸,雖然還是極簡節目形態,但頻頻登上網站新聞和社交媒體熱搜榜。內容為王、尊重觀眾,才是國產綜藝該有的樣子。

  國產綜藝能否走出明星依賴

  2019年的綜藝整體在數量和制作上回歸理性:僅靠形式模仿的爆款“綜一代”變得越來越少。創新力度不足的同時,新推出綜藝的成功率也比較低。在這個基礎上,不少觀眾開始帶著批判的眼光去審視市場上的綜藝節目。

  比如《追我吧》的停播,一方面是高以翔事件的輿論影響所致,另一方面,單單依靠大牌明星,并以此作為宣傳噱頭以促進收視的操作,本身已經違背當下的主流價值,綜藝節目除了本身傳達簡單的樂觀向上、挑戰自我等價值元素外,也要反思是否存在急功近利的問題。

  在如今的大環境下,節目制作方最關心的是如何用更少的錢做出更好的內容,不拼制作拼立意成為一種思路。比如首檔聚焦經紀公司的職場真人秀《我和我的經紀人》記錄了簽約藝人與經紀人的搭檔關系,將娛樂行業的真實日常呈現在大眾面前,節目對當代都市職場的展現意外引發了公眾的話題參與熱情。目前市場上很多音樂節目以翻唱為主,原創音樂缺乏一個展示的平臺,華語唱作人生態挑戰節目《我是唱作人》則集結華語樂壇的唱作人,將大量優質原創音樂作品帶入大眾視野,呈現華語樂壇的多樣化生態。

  演技類節目扎堆成為一大盛景

  伴隨短視頻崛起,廣告投入放緩,模式創新停滯不前,2019年的熒屏綜藝爆款難覓,然而市場降溫了,才能讓人沉下心去深挖。在2019年創造高收視率的十余部綜藝中,網上評分達8分以上的僅一部臺綜《經典詠流傳第二季》入圍,網綜則有《明星大偵探第五季》《極限青春》以及目前播出的《奇葩說》,上述綜藝都具有比較強的專業傾向性而非泛娛樂化。

  《經典詠流傳》將古代的詩詞結合現代音樂表現,以此推廣傳統文化;《明星大偵探》注重推理解謎,內容燒腦,能極大地激發觀眾的好奇心……

  作為網綜里成功最早、持續最久的節目,《奇葩說》已走過六季,節目以娛樂的方式來談論嚴肅社會問題,觀點獨特的話題交鋒讓很多觀眾學會了以辨證的視角審視問題,而不是用刻板印象輕易下判,這樣的話題辯論節目在市場上極為稀缺,也預示著它最有可能成為網綜常青樹。

  大臺綜《我就是演員》制作到第三季,依舊主打大牌明星的演技大賞,綜藝感十足。相比之下,《演員請就位》《演技派》就顯示出網絡綜藝的思維跳脫與輕巧。甩開明星秀場的制作思路,《演員請就位》加入了大量導演間的表演探討、思想交鋒,演員綜藝競技讓導演成了主角?!堆菁寂伞穭t索性進入演員試戲、導演選角、片場實拍的實戰,將拍戲全流程呈現給觀眾,更具知識普及意味。

  今年的音樂類節目再現了網、臺綜之間的差異化。當《中國好聲音》《歌手》這樣的老牌音樂綜藝再難激起波瀾時,今年夏天,主打樂隊懷舊的《樂隊的夏天》一經播出就讓不少歌迷高呼“驚艷”,集結了覆蓋了全年齡層的新老樂隊,在網上拿下了8.8的高評分,并掀起了樂隊文化的回歸熱潮。

  滿足觀眾需求才能“活下來”

  整體來看,綜藝行業正在從過去粗放的發展模式,轉變為更加精細的制作方式,這背后是對觀眾需求的重新審視。

  今年推出的親情觀察節目《我家那閨女》,切中的就是催婚的社會話題,節目鏡頭對準四位明星閨女的生活,而父親則作為觀察員“退居幕后”,節目回應了當代家庭父母與孩子的相處問題,將當下年輕人不婚等多樣的話題呈現。

  現代生活節奏快,慢綜藝應運而生,成為很多向往田園牧歌,又無法逃離工業文明的都市人“借他人酒杯,澆自己塊壘”的減壓方式。在《向往的生活》《幸福三重奏》《中餐廳》里,明星上山下鄉,搞民宿開餐廳,體驗鄉間生活,領略歲月平淡,讓觀眾在其中得到放松。

  目前業內普遍的觀點是,偶像、音樂、演技等綜藝主賽道需要面向大眾追求“破圈”,正趨于飽和,但另一方面,觀眾的需求卻沒有被完全滿足。在綜藝制片人陳偉看來,按照現在觀眾的需求,不會將綜藝按照真人秀、喜劇、音樂等物理屬性分類,“觀眾只會說這是一個很‘甜’的節目,這是一個很‘下飯’的節目……他只要覺得好看,符合他的需求就好了?!?/p>

  也就是說,回歸做綜藝的初衷,找到生活的美好與樂趣,找到觀眾最真實的痛點和需求,想清楚如何滿足它,或許才能讓一檔節目,在2020年的綜藝江湖中脫穎而出。

  2019綜藝年度關鍵詞

  關鍵詞:央視頻

  2019年11月20日,央視頻正式上線?!把胍曨l”是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基于5G+4K/8K+AI等新技術,推出的總臺綜合性視聽新媒體旗艦平臺,也是中國首個國家級5G新媒體平臺。這個被看作“短視頻國家隊”的新平臺,將如何重新定義短視頻,成了短視頻江湖2019年的最大懸念。

  關鍵詞:微綜藝

  微綜藝以內容短小精悍、信息量足、節奏快且娛樂性強為特征,它的出現迎合了觀眾的碎片化視頻消費取向?!渡顚ξ蚁率至恕返任⒃L談節目聚焦社會觀察方向,用短視頻表現了余味無窮的意味。

  關鍵詞:《追我吧》停播

  2019年12月5日,浙江衛視投入巨資卻僅播出三期的《追我吧》宣布永久停播。明星高以翔在錄制節目中的意外死亡,引起了行業方方面面的思考。

  關鍵詞:大換血

  跑到第七季的《奔跑吧》今年更換固定班底,原七人的跑男兄弟團中,鄧超、陳赫、王祖藍、鹿晗相繼宣布退出,而僅留下Angelababy、鄭愷和李晨這三位“跑男”元老,隨后節目宣布朱亞文、王彥霖、黃旭熙、宋雨琦將新鮮加盟。做到第五季的王牌綜藝《極限挑戰》也更換“極挑兄弟團”的成員,黃渤和孫紅雷宣布退出,取而代之的則是三位新成員,迪麗熱巴、岳云鵬和雷佳音。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
云南十一选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