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評論>銳評

“飯圈”不應成為偶像不當言行的“保護傘”

時間:2019年12月1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
0

  最近一段時間,相聲演員張云雷、楊九郎在表演中“口不擇言” ,調侃侮辱京劇名家一事備受關注。日前,張云雷在微博上發布了道歉信。雖然,張云雷的道歉讓人們期待得稍微久了一些,但相信這次事件能對他今后的從藝做人產生匡正作用。張云雷的道歉信一時間也登上了熱搜榜,絕大多數人給予了“知錯能改,期待更好的作品”的評論,但令人詫異的是,眾多聲音中還有諸如“就是想整小孩兒。 ”“熱搜前幾的評論不用看,都是營銷號,對家買的,專門來歪曲事實帶節奏?!薄澳切┤藶槭裁炊⒅@孩子,總翻他的過往,雞蛋里挑骨頭? ”等言論。這類言論不僅沒有正視藝人確實存在的問題,還指責提出問題者居心叵測,其中滿是“陰謀論” 。

  粉絲追星無可厚非,維護自己的偶像在一定程度上也能讓人理解,但如果將他人對自己偶像的批評簡單粗暴地視為“就是要整他”就著實缺乏理性了。這一現象也是近年來勃然興起的飯圈文化中一些為人所詬病的現象的縮影。飯圈,簡單地說就是粉絲圈子。在飯圈里,粉絲們各司其職,有人負責剪輯視頻,有人負責轉發,有人負責“控評” 。粉絲們可以為共同的目標——讓自己的偶像變得更紅,投入大量的時間、金錢和精力。

  飯圈文化是一種粉絲文化,也是一種追星文化。近年來愈演愈烈的飯圈文化暴露出了不少問題,十分具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2018年蔡徐坤粉絲網絡暴力事件。當時蔡徐坤的微博粉絲數突破700萬,他特意發了一條微博說:“染個黑發當福利怎么樣? ”微博發出后,一位網友轉發并發表了對蔡徐坤的吐槽,遭到蔡徐坤粉絲嚴重的網絡暴力,最終該網友頂不住壓力,只能發微博道歉。對于飯圈支持自家偶像經常采用的做法,還有人總結了“飯圈真假三十六計” ,比如“借刀殺人” ——借對手的資源,幫自家愛豆刷熱度、拉人緣;“反間計” ——明星黑粉在放出一波黑料時,謊稱自己曾是此人的真愛粉,以增加黑料的可信度等等。

  其實,要談飯圈文化,就不得不追溯它的“前身”或是“低階版” ——傳統的追星行為。過去,人們喜歡某位明星,主要的方式就是買明星的專輯、去聽明星的演唱會、走進電影院看明星的作品等等,彼時的媒介環境、交通條件還不那么發達、便利,參加一次簽售會見到明星本人就足夠讓粉絲們心滿意足了,那時的粉絲們也大多是“散粉” ?,F如今,媒介環境飛速發展,交通條件大為改觀,偶像經濟不斷發展,粉絲群體壯大,建立起了一套嚴密的組織體系,無論是自稱“媽媽” ,把偶像當成“孩子”的“養成型”粉絲,還是把偶像視為“異性伴侶”的“親密關系型”粉絲,都在滿足著粉絲們的某種自我想象和自我實現。

  正像“圈子”這個名詞一樣,一個個圈子難以避免地存在閉合性,粉絲們在自己的圈子里習慣性地被自己的興趣引導,分享、傳播著雷同的、津津樂道的信息,不知不覺中就陷入了“信息繭房” ,大家在各自圈子內部的信息交流更加高效,但與圈子之外的人們交流便很可能變得充滿障礙。于是,便容不得外界對自己偶像的批評,甚至可能一根筋地將批評認為是故意“黑”自己的偶像。在一些飯圈成員的心中,偶像是自己一手培養起來的,就如同“自家小孩兒” ,如若偶像在公共領域做出了不恰當的行為,粉絲就會暴露出作為“家長”的“護短”心理,禁止他人批評自己“孩子” 。這便是飯圈經常出現的一種邏輯,個體在自我想象中將偶像“私有化” ,比如經常會表述為“我的兒子”“我的男朋友” ,若干個個體集結在一起,便產生了對偶像的集體占有,形成某種“私人領域” ,但事實上,偶像作為公眾人物,其行為是發生在真實的公共領域中的,他們應該為自己公共領域中的言行負責,如果有不良言行,公眾的正當批評是必要的,飯圈文化不應成為偶像言行的保護傘。

  從另一個方面來看,在粉絲經濟大潮中,偶像們快速出道、快速賺取流量、快速更新換代,每一個環節都離不開粉絲,但明星有多依賴粉絲,就有多大的可能被粉絲的行為牽連,正所謂“成也粉絲,敗也粉絲” ,比如有時偶像本身并無惡意,但飯圈之間的罵戰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可能是偶像“授權” ,進而讓人們對該偶像的評價大打折扣,粉絲的形象與偶像的形象好壞已經難分彼此了。希望能有越來越多的偶像真心立志于長久地從事文藝工作,理性地看待自身事業發展與粉絲之間的關系,潛心修煉道德修養和藝術本領這個“硬實力” ,也希望越來越多飯圈中人有更開闊的心胸、更長遠的眼界,將外界的正當批評視為自己偶像長足發展的動力,畢竟只有這樣,自己的偶像才不容易成為曇花一現。

(編輯:陳寧)
會員服務
云南十一选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