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映日荷花別樣紅——2019年文情述要

時間:2019年12月3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白 燁
0

  2019年的文學領域,在文學的各類創作依流平進,理論批評持續活躍的同時,因為適逢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文聯、中國作協成立70周年等重要歷史節點,在常態性的創作與評論互動頻仍,傳播與閱讀不斷出新的境況下,呈現出重大事件接連不斷,重要活動聯袂而至的顯著特征。這使得2019年的文壇,國事與文事相互交織,大事與喜事接踵而來,這種情形也可用南宋詩人楊萬里歌吟西湖盛景的著名詩句來加以形容,那就是:“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p>

  70年的歷程回顧與經驗總結

  新中國成立前夕的1949年7月,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中國文聯前身)、中華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中國作協前身)宣告成立。至2019年,中國文聯、中國作協同偉大祖國一道,走過了砥礪奮進的70年光輝歷程。新中國成立70年,當代文藝70年,給人們重溫輝煌歷程,展望光輝未來,提供了重要的話題,也提供了絕佳的契機。因此,有關70年的回顧與紀念等活動,就成為2019年最為耀眼的重大事件。

  7月16日,紀念中國文聯、中國作協成立70周年座談會在京隆重舉行。來自全國各地的文藝工作者共聚一堂,熱烈慶祝中國文聯、中國作協70周年生日。會上宣讀了習近平總書記致中國文聯中國作協成立70周年的賀信。習近平總書記的賀信對于70年的文藝工作給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并對文藝工作者提出了殷切的期望。會上和會后,許多新老文藝家紛紛表示,習近平總書記的賀信,既對70年的文藝工作作出了高度評價,又對新時代的文藝工作提出了更高期望,這都為文藝事業爭取更大的繁榮和發展,提供了重要思想指引和強大精神動力。

  在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中國文聯前身)、中華全國文學工作者協會(中國作協前身)成立前后,《文藝報》和《人民文學》創辦。11月21日,《文藝報》《人民文學》創刊70周年座談會在京隆重舉行,中共中央宣傳部、中國作協的主要負責同志,與作家、編輯家及評論家代表共聚一堂,暢談《文藝報》《人民文學》在70年文學發展中的作用與貢獻,總結《文藝報》《人民文學》推動文學創作與理論批評發展的成功經驗。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宣部部長黃坤明出席并講話?!段乃噲蟆泛汀度嗣裎膶W》負責人表示,站在新的歷史起點,開啟新的歷史進程,繼續建設好當代文藝工作者的精神家園,是《文藝報》《人民文學》的共同職責和目標?!段乃噲蟆泛汀度嗣裎膶W》先后發表了記述創刊經過的回憶文章,以及作家、評論家的紀念文章與紀念題詞。

  為了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和當代文學70周年,《人民日報》《光明日報》分別開設了“逐夢70年”的專欄和“新中國文學記憶”的特刊?!度嗣袢請蟆返摹爸饓?0年”專欄,從體裁、題材和主題的不同角度,對當代文學70年的創作成就和主要經驗進行了系統的梳理和總結性的評說?!豆饷魅請蟆返摹靶轮袊膶W記憶”特刊,以連續24期的經典作品的系統梳理和深入解讀,對共和國70年文學的重要成果,進行了以點帶面的展示和深入淺出的解說。兩家報紙開辟的專欄與特刊,選點之準,篇幅之多,氣魄之大,影響之廣,都為報界前所少見。

  為積累70年的創作成果,展示70年的文學成就,作家出版社和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分別推出孟繁華主編的《新中國70年文學叢書》和李敬澤主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優秀文學作品精選》?!缎轮袊?0年文學叢書》共計40卷,包含小說(中短篇)、詩歌、散文、報告文學、戲劇5個文學門類,其中中短篇小說30卷、散文3卷、報告文學3卷、戲劇3卷、詩歌1卷?!吨腥A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優秀文學作品精選》按文學體裁分為8種12卷,分別為《中篇小說卷》(全3冊)《短篇小說卷》(全2冊)《報告文學卷》(全2冊)《散文卷》《詩歌卷》《兒童文學卷》《戲劇卷》《文學評論卷》。兩套大型叢書的推出,以及以經典作品薈萃的形式和依照發表時序編排的方式,既匯集了當代文學70年精彩紛呈的優秀成果,又忠實記錄了當代文學70年砥礪奮進的壯闊歷程。

  長篇小說:歷史與現實皆有精彩的故事講述

  長篇小說因為內蘊厚重,敘述講究,向來是人們衡估年度文學成就的重要標志。但人們經歷了2018年長篇小說的井噴式的創作爆發后,對2019年的長篇小說不免捏了一把汗。但及至年末,人們感到了某種欣慰,因為長篇小說在2018年強勢發展的基礎上,依然在持續發力,穩步前行,不僅沒有表現出下滑趨勢,反而在某些方面有著自己的藝術拓展。

  簡要概括2019年的長篇小說創作,可以用一句話來描述,那就是歷史與現實兩個方面,都有異常精彩的故事講述,宏大敘事與日常敘事兩個走向,都以自己的方式在繼續進取。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一些有識的作者在新中國成立前后的豐饒的歷史事實中發掘素材,生發想象,以真實事件或歷史人物為依托,寫出了還原歷史現場、再現歷史風云的長篇力作,使得與現代歷史有關的創作,成為2019年長篇小說引人矚目的一個焦點。

  涉及新中國成立前的歷史書寫值得注意的兩部作品是上海旅加作家貝拉的《幸存者之歌》和貴州旅美作家汪洋的《國脈》?!缎掖嬲咧琛芬元q太青年大衛抗戰期間流亡上海,由一個電話維修工努力成長為一個公司領導者的經過,描寫了猶太人的生命意志與生存智慧,同時也以點帶面地反映了早期上海電信行業在抗戰時期的特殊作用和頑強發展?!秶}》以郵政工人秦鴻瑞、方執一、鄭開先的人生成長和不同選擇為主線,從郵政行業的角度,書寫了波瀾壯闊的中國工人運動史,講述了從大清郵政到新中國郵政的百年變遷史,給中國當代文學人物畫廊添加了栩栩如生的工人形象。

  與新中國成立歷史有關的長篇書寫,值得關注的作品,有楊少衡的《新世界》和凸凹的《京西之南》等?!缎率澜纭芬孕轮袊闪⑶昂蟮拈}南剿匪為主線,書寫了新中國誕生過程中各種政治力量的殊死博弈和殘余蔣匪的最后掙扎?!毒┪髦稀芬跃┪鞴判占易鍘状藦目箲鸬饺珖夥?,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的人生覺醒與命運轉承,形象地表現了中國革命以農民為基礎,以人民為中心的具體過程,生動揭示了農民的翻身與農村的進步必須依靠黨的領導與指引的光明道路和深刻道理。兩部作品各有各的妙韻,但都以光鮮的人物和精彩的故事,引領人們重溫了新中國成立前后可歌可泣的難忘歷史與革命志士的奮斗精神。

  在現實題材創作方面,2019年的長篇小說,無論是題材的開拓,還是寫法的出新,都有一些作品或讓人眼前一亮,或令人耳目一新。其中,值得注意的就有阿來、麥家等人的作品。阿來的《云中記》,以祭師阿巴堅意回到地震后已整村搬遷的“云中村”,以自己的方式去照顧那些在地震中逝去的亡靈,講述了“云中村”的瞬間毀滅與再度重生,以及政府部門和志愿者的傾力支援與熱情幫助。作品在傳統與現代、鬼與神的辯證思考與敘述中,呈現了生與死、光明與黑暗、自然與人類等彼此依存、互相轉化的狀態。這部作品不僅是阿來又一重要代表作,而且也可看作是當下長篇小說創作的一個重要突破。麥家的《人生海?!?,以一個10歲小孩的敘述視角,講述了一個身上帶著很多謎團的“上?!痹跁r代中穿行纏斗的一生。作品以“上?!迸c“我”迥異的極端生存狀況形成的奇異的交疊,來深入窺視人性,深切叩問人生。故事在窺探欲與守護欲的相互對抗中別具張力。

  三位女性作家在2019年的長篇新作,也饒有新的意味。蔣韻的《你好,安娜》,由安娜、素心及三美三位女性因一個黑羊皮筆記本產生的嫌隙,以及接二連三的悲劇,講述了幾位女性從豆蔻年華到年近不惑的滄桑人生。張欣的《千萬與春往》,主要描寫女強人滕納蜜由我行我素帶來的人生錯亂。作者善解人意的“微妙”,下筆為文的“狠辣”,使得作品中的人物性格鮮明又命運跌宕。薛燕平的《寬街》如同一曲女性的頌歌、母愛的贊歌,但其中又回蕩著某種傾訴,蘊含著某些吶喊,讓人為之深思,為之感念。

  各類體裁創作均有亮點呈現

  圍繞著重大事件與重要節點,常常會有一批好的和比較好的作品集中登臺亮相,尤其是在報告文學和散文領域。因此,2019年的報告文學和散文創作,同樣呈現出力作聯袂而來、亮點頻仍顯現的豐繁景象,使2019年的文學創作整體看來蔚為壯觀。

  報告文學因為形式相對活潑,反映生活快捷,常有文學領域里的“輕騎兵”之稱。但近幾年來的報告文學,在反映生活快捷的同時,又兼備了題材的重大、內容的厚重,這使得僅用“輕騎兵”的說法來概括報告文學已遠遠不夠了。而且,報告文學的這種創作傾向,也使得整體的文學與當下的時代有了更為深切的互動和更為密切的勾連。

  在描寫重大項目、重大工程和重要事件方面,2019年有三部報告文學作品,各以不同的題材和不同的意涵,構成引人矚目的亮點,這便是何建明的《大橋》、王立新的《多瑙河的春天——“一帶一路”上的鋼鐵交響曲》、冷夢的《西遷人》?!洞髽颉分饕钥偣こ處熈著Q為切入點,展示了新一代橋梁建設者廣闊的胸懷和嶄新的精神風貌。作品看似寫橋,實則寫人,看似是寫物理層面的橋隧工程,實際上著眼的是建設者的精神世界、中國人的強國雄心?!抖噼Ш拥拇禾臁耙粠б宦贰鄙系匿撹F交響曲》,以河北鋼鐵集團公司收購經營塞爾維亞斯梅代雷沃鋼廠為主要事件,表現了河鋼人在“走出去”方面的驕人成績,由此也顯示了中國人走向世界舞臺的國際擔當與創新精神?!段鬟w人》如實描述了62年前數千名交大師生響應國家號召,胸懷“向科學進軍,建設大西北”的崇高理想,告別繁華的大上海,登上“向科學進軍”的西行列車,從黃浦江畔西遷到古城西安的動人畫卷。

  散文看似文體自由自在,寫法隨心所欲,但在“寫什么”和“怎么寫”上,都有其潛在的藝術講究,因而也頗見內在功力。2019年間,散文寫作方面,有南翔的《手上春秋》、陸波的《尋跡北京問年華》、理由的《荷馬之旅》等作品,因帶有作者鮮明的個人標記,因而值得人們予以特別關注。南翔的《手上春秋》,是他歷時三載田野調查,迫近真實地為中國手藝人(工匠)做傳的作品。作品系統而忠實地呈現了15名中國工匠的人生滄桑和手藝傳習。本書的另一亮點在于對各類技藝的呈現,作者掌握大量信息,通過原生場景描摹、敘述視角切換,以及旁征史料佐證等,讓讀者身臨其境地感受技藝之美?!秾ほE北京問年華》,是陸波尋訪北京各處古跡的文化散文匯集,她不僅探究古跡在歷史長河中的悄然變遷,也探尋與之相關的歷史人物故事?!逗神R之旅》是作者用了4年多的時間研讀《荷馬史詩》,并且不顧年高體弱,沿著《荷馬史詩》故事發展的線索和發生的地點,先后踏訪了希臘各地的遠古遺跡后寫出來的。作品的重要關節點在于,經由這樣一個從遠古的荷馬史詩入手,從現代文明走出的閱讀提煉,讓人們透過冗長的戰場敘述和豐繁的英雄描寫,從內在精神上了解了“荷馬史詩”的要義所在,以及西方文明的神髓所在。尤其是作品得出的“西方文化潛意識之中深植了阿基琉斯崇拜”的結論,具有令人知古識今的現實性意義。

 ?。ㄗ髡呦抵袊敶膶W研究會會長)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
云南十一选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