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動態新聞

謳歌新時代,展示多樣性

時間:2020年01月02日 來源: 作者:張亞萌 宮劍南
0

謳歌新時代,展示多樣性 

——記“第十三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暨第三屆中國美術獎、進京作品展” 

  烈焰青春(雕塑) 焦興濤 第十三屆全國美術展暨第三屆中國美術獎金獎作品 

  “飛躍號”磁懸浮列車概念設計(工業設計) 張烈 孔翠婷 第十三屆全國美術展暨第三屆中國美術獎金獎作品 

  對于美術界來說,五年一度的全國美展不僅是一場藝術盛會,也是中國美術階段性成績的大檢閱。2019年12月20日至2020年1月14日,“第十三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暨第三屆中國美術獎、進京作品展”在中國美術館舉行。本屆美展在全國設有13個分展區, 2019年7月至10月已完成評選及展覽工作,進京的573件作品為13個展區中挑選而來,涵蓋中國畫、油畫、版畫、水彩、粉畫、年畫、連環畫、插圖、漫畫、漆畫、綜合材料繪畫、雕塑、建筑、動漫、陶藝、實驗藝術、平面設計、裝幀設計、工業設計、環境設計、服裝與服飾設計、工藝美術22項藝術門類。

  新時代的中國處在歷史變革時期,新時代的特征也在美術家的創作中得到體現。從展覽整體來看,反映時代主題是本屆全國美展的突出特點。眾多藝術門類不約而同地展示類似主題,這種共通性既是對當代視覺經驗的表達,也是如今中國美術創作綜合意義上的共同追求。在中國美協主席、中央美院院長范迪安看來,這是一個新的現象,有重要的新內涵;如何進一步從理論上把這種特征提取出來,更好地加以歸納和分析,對于接下來組織、引導、推動美術創作都有重要的價值。而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主任、 《美術》雜志社長兼主編尚輝認為,這種共通的視覺經驗表達實際上已成為本屆全國美展的重要特色,在藝術語言上推進的變革已經發生。

  從展出的各門類作品看,美術界正掀起一股正本清源、守正創新、培根筑魂的新氣象;許多為時代畫像、為時代立傳、為時代明德的作品得以涌現。它們普遍貼近生活,有反映城市、鄉村、社會、家庭、部隊等日常生活的;也有體現科技創新、國防建設、國際交流、對外援助等社會面貌的。從國家到個人,從勞動到日常,當代中國的方方面面體現其中,張烈、孔翠婷的《“飛躍號”磁懸浮列車概念設計》 ,曹丹的《陽光下的大橋澆筑工》 ,焦興濤的《烈焰青春》 ,陳治、武欣的《尖峰食刻》 ,李善陽的《吉祥祖國》就是其中的代表。還有作品描繪我們身邊的外賣小哥、環衛工人等勞動者,不僅生活氣息濃郁,還表現出奮斗的力量。更多作品面貌氣氛祥和、充滿陽光,展示了人民生活的幸福感和獲得感?!斑@里面不少作者是年輕人,盡管他們的名字和風格我不熟悉,但作品普遍有擔當,有情懷。他們關心民族復興,把個人興趣融入群體意志的恢弘壯舉中,不再沉溺于表現自己的小情趣。展示小情趣的作品也有大情懷,從側面謳歌了新時代。 ”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名譽主任薛永年說。

  一些作品小中見大,劉政的《仲夏夜之夢》既有生機,又有深層次的立意。李恩成的《芳華》通過描繪陽光雨露下自由生長的花花草草,隱喻祖國的欣欣向榮。薛永年認為,一些中國畫作品開始綜合其他畫種的特點,注重在形式上和新的視覺經驗上創新,他說:“這些中國畫吸收了寫實以外的西方現當代藝術表現方式,突破傳統的意愿非常強烈?!痹?2項藝術門類中,設計藝術的創新性比較突出,諸如王國彬、王瓏的《“千荷瀉露”北關大道跨北運河橋梁設計》 ,李婧雯的《JW戶外家具系列概念設計》 ,陳江波、薛文凱、李奉澤的《公共衛生間設計》,常瑞紅、李曉梅的《合禮之器——大漆飲食具》等作品里,新技術、新理念展示在生活美學的方方面面。中國國家畫院原副院長張曉凌表示:“總體來講,設計藝術作品的進步要比純美術門類快很多,因為設計本身就要緊跟時代步伐,展出作品里的《逐夢九天——‘嫦娥6號’載人月球車概念設計》基本上與世界頂級設計在同一水平上?!敝劣趥鹘y架上繪畫的“國際化”,似乎還在路上。中國美協綜合材料藝委會主任胡偉認為,從國際大美術的角度看,中國的架上繪畫概念和國際上并不一樣,他說:“我們試圖與國際接軌,就是要給中國美術一個新的形象,只要是和全民族產生聯系的作品都可以納入到這個范圍,在展陳空間里和其他藝術形式聯動。但突破對綜合材料繪畫的學術界定,打開原有對于中國架上繪畫的認識,將其融入中國大美術體系里,目前還比較困難。 ”

  與往屆全國美展相比,本屆全國美展在表現時代精神,深入社會生活,尊重藝術規律、民族文化傳統和改革開放精神,在世界文化背景下提出中國文化自信,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等主題方面均有作品加以體現。在過去,畫家為了強調藝術的多元與多樣,經常忽略主題思想的表現,或是強調思想性而忽視了藝術規律。1949年7月,在第一次全國文代會召開的同期舉辦了第一屆全國美展,“第一屆全國美展是充滿戰斗性、革命性的,展出了很多戰區畫報和革命小報。但今天的展覽,既有革命性、人民性、大眾性,又有時代性”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王鏞表示。這也是70年來中國美術解決的問題——美術家把中國的文人畫,西方的宮廷繪畫、宗教繪畫用工具和材料轉換成為人民大眾服務、為時代謳歌的課題,使得這項事業和時代的變化密切聯系在一起。但是新的問題又來了,“以十三屆全國美展為起始,中國美術要面對的突出問題之一就是我們的服務對象,以及藝術方向和藝術規律之間溝通的融洽、和諧”,王鏞指出。

  如今的美術形態如一幅全景式中國畫卷,宏觀視角下誕生的作品滿構圖居多。理論家呂品田認為:“這種現象可能是因為時代發展太快,沒有時間去從容地進行挑選,以致只能把看到的方方面面納入畫面里。在一個豐富的時代,要想以典型化表現生活需要判斷力,需要從容的心態,我們今天就是缺少這個因素,所以把包羅萬象的東西都納入畫面里。 ”更為局部的問題還有重視圖式、對技法思考過多、作品本身不太感人。在中國美術館研究館員劉曦林看來,臨摹照片不是繪畫藝術,當畫家欠缺對生活的感悟和對生命存在價值的追問,沒有生活、不深入生活,不會造型、不會繪畫時才會去畫照片。深入生活絕不僅僅是采風,采風也絕不等于深入生活。當有了切身體會時,才能對時代有深刻體驗,才能不依靠照片。而張曉凌認為,美是應該超越圖像的,當表現英雄人物或老百姓日常生活的時候,就需要對其世界作出建構和了解。就像四川美院藝術人文學院院長黃宗賢所說:“今天與羅中立創作《父親》的時代完全不同了,那個時候一幅圖像、一件作品就可以打動千千萬萬觀眾,讓幾代人留下深刻的記憶。但在今天的圖像時代,獲得信息、圖像資源的機會很多,藝術家參展的機會和條件更多,這對當下藝術創作也提出了新的挑戰?!?/p>

  把工匠精神用到創作中,特別是在人工智能日漸強大的今天,如何與智能制造拉開距離是美術家要思考的問題。除了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外,美術家還需提高修養,學習中國文化和中國哲學。當把中國美學作為一個整體,把握它和其他學科的關系時,這種內在的關聯性就會自然聯系起各種文化,藝術創作也會被推向新的高峰,全國美展也會邁向新的臺階。

(編輯:王少杰)
會員服務
云南十一选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