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文學>熱點推薦

澳門文學:呈現出新的面貌和發展趨向

時間:2019年12月27日 來源:文藝報 作者:鄭海娟
0

  澳門文學:呈現出新的面貌和發展趨向 

  文學與澳門的因緣始自明末文人的南遷,明清鼎革之際,澳門這片化外之地成為明遺民逃避清王朝的桃花源。迨至清末,一些前清遺老又再度流離隱居于這座濠鏡小城。南來文人結社酬唱,傳統文學也隨之“移植”入澳門,其后“雪社”等本地文學團體的成立和鄭觀應等思想家、文學家的出現,則進一步促成了傳統文學在澳門的生根發芽。新文學在澳門的發展同樣遲緩,戰時內地作家的駐留,曾短暫地充實了澳門文壇,然而一直到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澳門才出現《新園地》《紅豆》等文學刊物,聚集起新文學的第一批開墾者。

  到了上世紀80年代,澳門文學方始進入快速發展時期,學界常將作家韓牧1984年關于“建立‘澳門文學’的形象”的倡議,視為澳門文學擁有自覺意識的標志。澳門文學至此開始獲得長足發展,本土作家、新移民作家涌現,文學社團和文學刊物的創辦也為文學傳播提供了絕佳的平臺。1999年12月20日,澳門回歸祖國,從葡萄牙的“飛地”到特區政府,經過蛻變的澳門以嶄新的姿態步入了新的歷史階段,在文學上也呈現出新的面貌和發展趨向??傮w而言,新世紀以來,澳門文學的發展與趨勢大致呈現出以下特點——

  從“過客文學”走向自身內在成長 

  南來文人曾經一度是澳門文學起源、發展的主要推手、主要依靠。這些因種種原因旅居澳門的作家留下了觀光式的文字,其中不乏懷鄉思國的情感,他們本身是澳門的“過客”,其創作也多為“過客文學”,與澳門本地缺少更深的連結。80年代文學自覺時代開啟后,澳門開始有意識地拓展適宜文學生長的環境,加強對本地作家的支持與培養?;貧w后,在政府文化機構的大力扶持下,澳門文學迅速發展,本土作家與移民作家一起,共同推動著澳門文學建設。

  在今天的澳門,本土作家和移民作家聯手為澳門文學界定著新的意義,成為這一時期文學發展的中堅力量。他們將澳門視為自己的家園,用深情的筆墨書寫這里的歷史和現實。資深作家如李鵬翥(2014年去世)、李觀鼎、魯茂、淘空了、林中英等人在新世紀仍筆耕不輟,同時,新一代作家也在崛起,廖子馨、穆欣欣、姚風、黃文輝等堪稱實力派作家的代表,而更年輕一代的作家如寂然、梯亞、呂志鵬、袁紹珊、陸奧雷等人也已嶄露頭角。

  諸種文類中,散文創作在澳門數量最多,其中常見傾訴生活情境的日常小品。詩歌創作最受矚目,新世紀以來,新一代青年詩人包括袁紹珊、沈慕文、海蕓、雪堇等人在詩壇崛起,這些年輕詩人的作品,尤其是“后回歸時代”詩人群體,不但書寫對澳門特定歷史和地理空間的感悟,也留心勾勒和反思澳門當下的社會圖景,其詩作不拘一格,為澳門詩壇帶來一股新氣象。

  澳門文學的特色之一,是擁有發達的文學社團,社團的組織形式讓文學與讀者、與市民生活緊密結合起來,營造出濃厚的文學氛圍。一些大型社團,如澳門筆會、澳門中華詩詞學會等,在推動文學發展方面作出了重要貢獻,其中以澳門筆會的作用最為突出。筆會以鼓勵寫作、繁榮文學為宗旨,著力凸顯文學上的澳門特色,塑造澳門文學形象。今天的澳門筆會已經凝聚起澳門主要的作家和文學愛好者,并定期出版會刊《澳門筆匯》,主辦澳門文學獎、澳門中篇小說征文,還組織編寫澳門文學中學補充讀本、推行兒童文學計劃等活動,充分發揮了文學社團在與讀者互動方面的優勢,在澳門文學界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回歸之后,澳門中文報刊傳媒迎來了發展機遇,其中以《澳門日報》銷量最大,《澳門日報》的純文學副刊《鏡?!?,可以說是當代澳門文學意識勃興、發展以及文學觀念演變的縮影。它兼具文藝報紙和研究刊物的雙重身份,在文學性、思想性和社會性諸方面均發揮著重要作用,《鏡?!返淖髡叽蠖嗍腔钴S在澳門文壇的文學創作者、研究者。進入21世紀后,《鏡?!犯笨铣霈F大量對社會文化反思的文章,成為引領社會文化轉向的旗幟?!栋拈T日報》以及前述《澳門筆匯》等報刊傳媒充當著澳門文學在本地發表的重要平臺。以詩歌為例,自2000年起,原來曾是重要角色的五月詩社淡出澳門詩壇,《澳門現代詩刊》???,新詩發表的平臺則由《澳門日報·鏡?!贰栋拈T筆匯》《湖畔》等報刊承擔。

  作家的培養、文學社團的壯大和報刊媒體的支持,使得澳門文學在新世紀走向自身內在成長成為可能。澳門文學終于擺脫了寄生狀態,逐漸發展健全成為自成系統的有機體。

  從地域文學走向漢語文學世界 

  長期以來,澳門的文學空間相當狹窄,離岸作家、離岸作品的現象一度極其普遍。受限于此,澳門文學作品曾經多是流于表面的本地生活經驗,很難引起更大范圍內讀者的共鳴。近年來,隨著回歸后澳門文學的蓬勃發展,文學交流不斷增強,澳門作家作品開始注重吸收最新的創作理念,深入關注人類普遍性問題,在形式和主題兩方面深度開掘,彰顯出澳門文學兼具地域性和開放性的特色。

  以小說為例,澳門新生代小說家近年來尤其關注小說書寫的創新,其中既有對人的生存經驗的格外關注,也有對敘事方式的積極探索。閱讀澳門小說作品,每每會看到其中濃烈的現代意識,以及突破傳統、探索多元表達的嘗試。例如,寂然的《夜黑風高》系列和《島嶼的語言》等作品采取多重主題,頗具實驗性。梯亞的小說如《陶淵明研究》則突破固有的小說形式,并帶有濃厚的后設意味。

  盛世多文事,在今天的澳門,既不乏五彩紛呈的歷史文化展覽,也常見豐富多彩的文化交流活動?;貧w之后,澳門本地的文學活動相當興盛,絢爛繽紛的文學獎和形式多樣的征文,為培養和挖掘澳門作家提供了契機。其中,文學獎評選堪稱一年一度的澳門文壇盛事,歷年獲獎作品題材豐富、各具特色,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深挖澳門歷史文化的作品漸趨多見,例如第六屆澳門文學獎一等獎小說《刺客》,就以澳門歷史上著名的刺殺亞馬留總督事件為主題;“2008澳門中篇小說征稿”獲獎作品《迷魂》則刻畫了17世紀發生在澳門的葡荷之戰,藉由文學書寫去重構歷史現場??梢哉f,當代澳門文學作品的歷史感日益濃重,這種歷史感又與澳門作為國際化都市的現代感交錯互現,構成澳門文學書寫的特色之一。

  1999年回歸之際,中國文聯出版公司曾推出第一套《澳門文學叢書》,共計20卷本。2014年開始,作家出版社推出新一套“澳門文學叢書”,截至2019年,已分四輯出版。這套叢書體量可觀、題材廣泛,包括詩歌、小說、散文、文學評論等,均經過精心挑選,具有較強的可讀性。它從文學的角度,全面再現當代澳門的社會生活,代表了澳門文學在近年來所取得的豐碩成果,甫一問世即引起內地文壇關注。與澳門相關的大型系列圖書還包括社科文獻出版社推出的《澳門人文社科研究文選》,這類叢書的出版既幫助澳門文學走出了狹小的島嶼,也給澳門與內地的文學對話提供了更多機會,有助于打開澳門文學建設的視野和格局。

  此外,截至目前,澳門基金會、文化局已連續9年精選本年度小說、散文、新詩和古典詩詞,結集成冊,逐年推出《澳門文學作品選》,這套叢書匯總和展示了澳門各年度的文學創作成果,不但體現了澳門文學創作的整體面貌,而且便于增加澳門文學對外交流的機會。這套作品選目前已逐步開始產生效應,引起了文學愛好者的關注。

  總體而言,近年來,澳門文壇一方面致力于挖掘悠久豐富的歷史文化資源,一方面關注瞬息萬變的現代城市癥候,努力嘗試從中深化自身特色,同時不斷走出島嶼邊界,與世界不同地區的華文文學展開對話和互動。新世紀,澳門作家正在不斷地突破地域限制,以歷史感融合現代表現手法,針對人類當下命運的普遍性問題發問和書寫,這既是新世紀提出的挑戰,也為澳門文學憑借自身特質加入中國文學大家庭,以及更深刻地融入漢語文學世界提供了可能。

  從業余文學批評走向專業文學研究

  文學創作和文學批評二者相輔相成,澳門的文學批評者最初往往本身也是文學創作者,他們從自身經驗出發,同作品進行真誠的對話,發表吉光片羽般的感悟和評點,常常溫和有余而批評力度不足。今天,伴隨澳門文化地位的提升和文學創作的發展,澳門文學批評、文學研究氛圍漸濃,業余的、感悟式的文本解讀與闡釋,開始轉向更富學理性的分析和藝術規律的概括。

  近年來,朱壽桐關于澳門文學的系列研究與批評頗值得關注。他從漢語新文學的總體視野返觀澳門文學,站在漢語文學研究的高度,去把握澳門文學的特色和問題,并通過對澳門文學的研究,進而深入到整個漢語文學的研究中去。相關研究、評論視野宏大,格局開闊,有助于培育澳門文學的環境,促進創作與批評、學術研究之間結成良性的互動關系。

  不僅如此,澳門的批評視野也逐漸掙脫開地域限制,尋求向外發展的空間,其批評對象不再拘泥于澳門作家、澳門文學,而呈現出立足澳門、放眼世界的格局?;牧值摹吨袊晕膶W讀本》便囊括了海峽兩岸不同歷史階段的女性作品,從性別研究的角度再現中國現當代文學史和現代性經驗。類似的嘗試有助于進一步打破澳門文學和文學批評的地域性色彩,進而為文學建設提供更深的滋養。

  值得一提的是,內地及港臺批評界今天對澳門文學的關注也日益增多,內地出版的文學史中,澳門文學所占的篇幅呈增長趨勢,介紹、研究澳門文學的報刊文章數量也在大幅提升,匯聚兩岸作家、學者的文學研討會更是益發頻繁。內地和港臺批評界對澳門文學生態的把握普遍比較準確,他們的參與既提供了“局外人”的視角,也提升了澳門文學評論的總體水平,在促進澳門文學批評理論建設、開拓澳門文學批評格局、營造開放的批評環境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內地及港臺批評界的加入,為澳門借鑒其他地區的漢語文學經驗、豐富自身文學形式與內涵發揮了重要作用。

  400多年的歷史發展進程,成就了澳門獨特的身份,也為它塑造了中西交匯、多元包容的文化格局?;貧w之后,澳門剛剛走過20個年頭,這座既古老又年輕的城市在今天仍然煥發著新的活力和別樣的光彩。文學在澳門根柢相對孱弱,回歸后的澳門,文學生態仍存在不足,例如,文學市場依舊狹窄,讀者數量有限,但整體狀況趨向良性發展,澳門與內地、港臺在文學上的互動,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緩解這一問題。此外,澳門文學寫作群體雖無職業作家,但創作者整體素質高、年齡梯隊適宜,且相關群體還在不斷擴大。澳門作家來自各行各業,其創作本身帶有跨界性,筆下體現的寫作流派、風格各具特色,文學創作呈現出多元之美。應該說,回歸后的澳門文學徹底擺脫了先天的寄生性,逐漸成長為島內與島外積極互動,創作與批評齊頭并進的有機體,為澳門文學在未來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持久的動力。

  綜上所述,1999年回歸以來,澳門文學創作群體既傳承過去,努力轉化本土豐富的歷史文化遺產,又面向未來,以創新的方式再現這一地區特殊的生活和思想樣態,塑造其獨特的人文價值。在評論界、文化事業機構的共同推動下,澳門文學兼具本土性和開放性的雙重特質變得越來越明顯,并以其獨有的特色鑲嵌在漢語文學的版圖之上,為漢語文學世界增彩。展望下一個20年,澳門文學的土壤必將更加肥沃,澳門文學作品也將更受人矚目。

(編輯:郭青劍)
會員服務
云南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湖北福彩30选5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私彩平台 河南快3今天开奖走势图 河内一分彩后一稳赚软件 广东11选五玩法规则 腾讯3分彩人工计划 股票指数怎么买跌 体彩排列五最准预测 极速时时彩五星走势图